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记十四师一牧场挂职援建医生常洪波、程建梅夫妇(上)

2017年03月02日 10:55  来源:兵团日报  字号:

  中新兵团网乌鲁木齐3月2日电  2月16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又迎来了一个金色的早晨,太阳从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上缓缓升起,充满希望的一天开始了。

  在六师医院一牧场分院,开过晨会的常洪波和妻子程建梅像往常一样,先来到住院病房查房。“今天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再住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感觉怎么样,如果哪里不舒服,随时告诉护士”……住院的病人不多,常洪波和程建梅一一上前询问,脸上的笑容像冬日里的阳光,温暖着患者的心。

  “当医生的,最希望看到的是患者消除病患走出医院。”常洪波说。

  一牧场是六师的对口支援单位。2014年,六师医院开始对十四师一牧场医院进行为期3年的托管,一牧场医院更名为六师医院一牧场分院,六师医院选派优秀卫技人员挂职援建一牧场医院,着力解决一牧场干部群众“看病难”

  的问题。得知消息,在六师一0五团医院工作的常洪波和程建梅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并通过了筛选。

  从2014年7月来到一牧场挂职援建,常洪波和程建梅已在这个昆仑山下的少数民族聚居团场工作生活了近3年。3年时间里,夫妻二人克服重重困难,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感动着当地干部群众。

  一家8年没有接收过住院病人的医院

  2月12日,一牧场六连副连长麦提肉孜·撒地在值班时突然感到头疼、胸闷、心悸,同事很快将麦提肉孜·撒地送到六师医院一牧场分院。经过常洪波的细心检查,麦提肉孜·撒地被诊断为心肌缺血。这种病症如果耽误治疗,患者会有心肌梗死和猝死的危险。常洪波建议麦提肉孜·撒地立即住院治疗。

  生病住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然而,对于一牧场的干部群众来说,能在场部的医院里住院治疗,还是常洪波夫妇来到一牧场之后才实现的。

  在此之前,一牧场医院设在距离场部2公里远的六连,一排低矮的平房就是医护人员的办公场所。整个医院只有1 名执业医师、4名护士、105种基本药物,年均门诊病人不到2000人。

  缺少医护人员、基本药物、医疗设备,甚至没有像样的手术室,一牧场医院8年无法正常接收住院病人,也没有开通可用医保卡结算的住院平台。一牧场干部群众生病后,只能到200多公里外的和田市就医。

  “既然来了,就要踏踏实实为这里的干部群众做点事,要不然没脸回去。”常洪波和程建梅暗下决心。

  来到一牧场的第二天,常洪波被任命为医院副院长。常洪波先是带人清点了药房,提交了补充基本药物和医疗器械的申请,并利用从医20多年的工作经验,坐诊看病,“传帮带”年轻的医护人员,推动了医院内科、外科、儿科常见病诊疗、功能科室的正常运转。

  常洪波还根据自己专业技术特长开设了中医理疗室,运用针刺、艾灸、推拿、按摩等中医技术治疗常见的风寒湿痹症,得到了一牧场患者的广泛认可。3年来,常洪波的中医理疗室共接诊1100余人次。

  为了能尽快接收病人住院,常洪波找到驻一牧场的兵团卫生局“访惠聚”工作组。在工作组的支持下,一牧场医院于2014年9月开通了住院平台并实施出院结算。2015年初,兵团投入400余万元修建的一牧场医院新办公大楼投入使用,常洪波申请的基本药物和医疗设备也配套到位,医院又新招募了数名医护人员。

  基础设施得以完善,医护人员力量不断加强,基础药物和医疗设备配套到位,一牧场医院终于结束了8年无住院病人的历史。2015年1月,一牧场群众麦热罕姆·麦提如则因心绞痛住进了一牧场医院,经过医院医护人员一周的精心治疗,麦热罕姆·麦提如则康复出院。

  “感谢常医生和程医生让我们在家门口就能看病住院。”麦热罕姆·麦提如则说。

  一辆立下汗马功劳的救护车

  2月17日,是常洪波夫妇上山巡诊的日子。清晨,一牧场医院救护车缓缓驶出,车里除了巡诊要用的医疗设备和带给山上牧工的免费药品,还坐满了医院的医护人员。

  一牧场共有8个连队,其中4个是牧业连队。牧业连队的职工常年生活在距离场部20多公里远的山区,缺医少药一直困扰着他们。“山上的职工下山看病不方便,我们就送医送药上山。”常洪波夫妇每月都会上山巡诊。

  “别看我们这辆救护车旧,它可为我们医院立下了汗马功劳,曾经还‘光荣负伤’……”坐在救护车上,常洪波夸起了自己的“座驾”。

  常洪波告诉记者,由于经费紧张,医院只有一辆救护车,平日里除了接送急诊病人,救护车还担负着运送医护人员下连队巡诊的任务。

  2016年9月的一天,常洪波坐着救护车去山上的四连牧业点接连队老人做体检。早上天蒙蒙亮,山路难行,在快到四连牧业点一个急转弯处,救护车失控翻在了路边。

  “那天我一直觉得很心慌,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儿。”程建梅接过了话头。程建梅告诉记者,当天9时,她给丈夫打电话,电话那头丈夫告诉她自己还没到连队,便挂了电话。这让程建梅觉得不对劲:“往常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今天怎么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到?”程建梅再次拨通了常洪波的电话,在妻子的再三追问下,常洪波这才支支吾吾地告诉她翻车的实情。程建梅当时就哭了,常洪波只好在电话中一通好言安慰,告诉妻子只是车翻了,自己没有受伤。

  接送老人体检的任务没有完成,常洪波沮丧地回到了医院。看着脸上还留有血渍的丈夫终于归来,程建梅扑到常洪波怀中泣不成声。

  “后来我们还去翻车的地方看过,路边就是40多米深的悬崖,现在想起来仍感到后怕。”程建梅说。

  车修好了,程建梅不许丈夫再单独坐车去连队,常洪波笑着答应了。

  可是没过几天,程建梅发现丈夫又悄悄坐着车上山了……

  一间晚上没人住的宿舍

  从山上巡诊完回到场部,已过19时。安顿好医院的事情,常洪波和妻子来到离医院不远的宿舍。

  两碗稀饭、两个卤鸡蛋、一碟炒白菜、几块馕,两人的晚餐并不丰盛,但气氛十分温馨,这是两人难得的轻松时光。看着丈夫吃得津津有味,程建梅满面含笑。

  在常洪波夫妇宿舍的卧室内,记者看到,床上的被褥都是卷起来的。

  “每天都把被褥卷起来不麻烦吗?”记者的疑问尚未说出口,常洪波便给出了答案:“我们平时都住在医院的办公室里,很少住在宿舍,怕被褥上落灰,就卷起来了。”

  目前,六师医院一牧场分院只有常洪波、程建梅两人是执业医师。为了让患者能随时得到救治,常洪波在医院推行医护人员24小时值班制度和领导带班制度。既是医生又是医院领导的常洪波给自己排的是满班,索性在办公室支了张床,把“家”搬到了医院,牧场为二人提供的宿舍成了二人的“食堂”,一年下来也住不了几天。

  “住在医院方便,要是晚上来了急诊病人,不会耽搁时间。”常洪波说。

  程建梅告诉记者,自从来到一牧场,除了送转院病人去和田和外出开会、学习,丈夫很少离开牧场,他始终放心不下这里的病人。

  吃过晚饭,常洪波、程建梅来到广场散步,不时会遇到同样在散步的牧场居民。“常医生好,程医生好!”“常医生,程医生,吃过晚饭了?去我家坐坐?”……牧场居民热情地向二人打着招呼,二人也礼貌地回应着。在牧场住了三年,牧场的居民早已把常洪波夫妇当成了牧场的一分子。

  一天的采访结束了,记者与常洪波夫妇在宾馆门前道别。程建梅挽着常洪波的手,向医院走去,明亮的路灯下,两人的背影拉得老长……

  2月17日,常洪波、程建梅(左二,左一)夫妇上山巡诊。巡诊结束时,一牧场三连职工依明·麦提赛地紧紧握着常洪波的手,向他表示谢意。潘瑞雄 摄

(作者:潘瑞雄 / 编辑:戚亚平)